第十三章不是随便的男人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三章不是随便的男人

    阮宴站起来,活动了两下胳膊腿,准备回去冲个澡。刚转身,就撞在了一个人身上。

    一抬眼,就看到了顾铭远那张脸。

    阮宴一噎,强行忍住了翻白眼的欲望。

    他就搞不明白了,这人怎么阴魂不散的呢?

    阮宴眯起眼睛,准备先发制人。然而这时,却见顾铭远对他伸出了手。

    阮宴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顾铭远不说话,只是勾起嘴角,神色淡淡地看着他。

    看着那笑容。阮宴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为什么要对他这么笑?莫非是……

    想到这里,阮宴后退半步:“我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男人。”

    顾铭远继续笑。

    阮宴一抖,搓了搓浑身的鸡皮疙瘩:“咱能有话直说,不笑了吗?”

    “可以。”顾铭远不仅没有收手,反而一派坦然地伸到了阮宴面前,“我的衣服。”

    阮宴一把握住顾铭远的手,疯狂眨眼:“我觉得,比起有话直说,我更喜欢咱们国人的含蓄美。”

    “哦?”顾铭远低头,看了眼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不是随随便便的男人?”

    阮宴毫不扭捏,回答的异常干脆利落:“是啊。因为,我随便起来连人都不是。”

    顾铭远对着阮宴露出一个淡笑。看上去温文尔雅,让人如沐春风。

    然后,只见那刀削般的薄唇一张一合:“今天晚上,我要看到衣服。”

    阮宴嘴刚张开,就听顾铭远道:“或者,看到转账记录。”

    阮宴立马闭嘴。

    “我等你。”说罢,顾铭远淡定抽出手,转身而去。

    阮宴:“……”

    想到盆里的“一坨”东西,阮宴无奈扶额。

    这个男人,简直是他的克星。

    自认为没办法解决“那坨东西”,阮宴叹了口气。而后,拿起衣服,带着程元宝刚刚转账,甚至还没有捂热乎的500块钱,走进了洗衣店。

    “老板,洗衣服。立刻取。”

    等衣服的空闲,阮宴还到周边小摊,买了份煎饼果子和臭豆.腐。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总不能亏了自己不是?

    打完一个带着味道的饱嗝后,阮宴瞬间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这才是人生嘛。

    然而,付钱的时候,阮宴只觉得一阵肉疼。

    这能买多少份臭豆.腐啊!

    怕夜长梦多,再跟这件衣服产生什么孽缘,拿到衣服,阮宴直奔顾铭远的房间而去。

    作为万恶的“特权”阶级,顾铭远住的,是单人单间。

    阮宴进去时,顾铭远正在打视频电话。

    当听出对面是一道温柔的女声,阮宴瞬间露出一个“我懂”的眼神,挤眉弄眼道:“你忙,我先出去了。”

    顾铭远叫住阮宴:“不用。”

    对面那头传来声音:“谁啊?”

    顾铭远淡淡道:“比赛选手。”

    “把镜头转过去,让我看看长得好看不。”

    见顾铭远真的把镜头转过来,阮宴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

    对面传来一声赞叹:“小伙子长得真漂亮!”

    听到夸奖,阮宴得瑟挑眉,甚至还搔首弄姿般地撩了撩头发。

    怎么样,是不是比你男朋友帅多了?

    不出所料,阮宴花孔雀般自恋的行为,获得了对面女子不绝口的夸赞。

    此情此景,阮宴抱着衣服勾起了嘴唇,满脸写着:哟吼,你这头上有点儿绿啊!

    顾铭远抬眸,一脸平静地看着他:“这是我妈。”

    阮宴笑容稍顿,露出了一个可惜的表情。

    然而很快,他便调整好了:哟吼,那你爸头上有点儿绿呀!

    顾铭远:“……”

    看完帅哥,张女士露出了如沐春风的笑容。

    “等你录完节目回来,你弟弟估计已经出生了。”张女士露出了一个期待的眼神,“你弟弟要是能像这孩子,这么好看又可爱就好了。”

    听到夸奖,阮宴内心暗爽。

    与此同时,阮宴斜了顾铭远一眼。明明是母子,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我弟弟?”听完张女士的话,顾铭远顿住,一口烟没来得及吐出去,直直呛到了肺里。

    张女士理所当然道:“对啊。”

    顾铭远眼皮一跳。

    这一刻,顾铭远脑子里想了很多。甚至连豪门家族争夺家产的狗血戏码,都想到了。

    张女士以提高自家公司的节目收视率为名,威逼利诱着把他送来参加节目。不会就是为了,趁机给他生个弟弟吧?

    房间里响起打火机的声音,很显然,顾铭远又点了一根烟。

    阮宴捏着鼻子,露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

    半根烟抽完,顾铭远逐渐平静下来。

    顾铭远:“什么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