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番外1 第(2/3)分页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一百章 番外1 第(2/3)分页

[【网站提示:内容错误,不要使用阅读模式!】

]

“挺?”李萧寒眉心瞬间蹙起,“看来是臣办事不利啊。”

“枝叶折断,以可再生……”

“如何不行?”李萧寒一把又将她拉回怀中,“我看过那本女子怀嗣的书,里面说生子时犹如过鬼门关。”

李萧寒下意识便将林月芽抱得更紧了些,“我不想让再走一次,若是当初我早些知晓,也许那第一次也不会让你走……”

“怎么不关我事,你是我娘子,看你天经地义,我就是喜欢看,乐意看,一生一世我都看不够。”

“口是心非。”李萧寒嗔笑着压唇而上。

李萧寒勾着她湿漉漉的发丝,淡道:“日后你不必喝了,我听太医说,有种避子的汤药,男人喝了不会伤身,往后我喝便是。”

林月芽不知怎地,鼻根开始发酸,眼圈也慢慢红了,李萧寒抬手在她脸颊上轻轻摩挲着,随后便靠在她耳旁,低沉的气息呵在她细长白嫩的脖颈上,“我的月芽今日烦心了,看来我不能藏着掖着,得使出全力来让小月芽欢心。”

老太太不仅没有停下,反而晃得又快了几分,“你这人可好生奇怪,我晃我的,关你什么事呀,你不看便是了。”

夕阳的余晖将天空中大片云彩映得通红,一双老人坐在小院里摇着扇子。

他望着她,一双满是皱纹的老眼却像是带着星光一般地凝望着她,“月芽,你从未回答过我,到底来世还愿不愿意做我的月芽?”

老太太躺在摇椅上,宽大的蒲扇渐渐停了下来,她侧目回望着他,视线却愈发浑浊,她唇畔动了动,直到最后眼皮合上的那一刻,也没说出口来。

一轮结束后,林月芽泪得额上全是细汗,她靠在李萧寒怀中,问:“那避子汤要不要停了去?”

轻柔地吻从发间一点点挪至唇畔。

“没有可是。”李萧寒顿了片刻,又对她道,“往后你不会在从任何人口中听到这些闲言碎语了。”

当年生木糖糖和木鱼鱼时便是从鬼门关走过一遭,林月芽心底是不愿再生的,可总有人会说李萧寒子嗣太过单薄,她又觉得好像是该多生几个。



“可是……”

这一夜李萧寒叫了不知多少次娘娘,又有多少次公主,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每次两人床帏之事时,他便习惯性的说这些浑话,林月芽起初还有些不适应,后来听得久了,白日里李萧寒有时候故意逗弄她,趁人不注意时悄悄唤她一声“公主”,都能让她心尖痒上好一阵子。

“啊……”林月芽颤抖着揪住他发丝,“李萧寒你就不知道累吗?”

他轻咳两声,将扇子收住,敲了敲一旁的松木摇椅,“别晃了,你每次这样晃悠,我都会眼晕。”

老太太手中拿着一柄宽大的蒲扇,她一面慢慢摇着,一面在摇椅上轻轻晃动。

“不好,谁让你从前欺负过我。”

“枝叶折断,亦可再生,落花散去,来年复开。世间万物皆是如此,可败可生,可衰可兴。反反复复,无穷无尽。”

“那又怎么了,我不止现在说,下一世我还要说。”老爷爷忽然想到什么,他摇晃着起身,端了个小凳慢慢坐到老太太身前,将那摇椅缓缓稳住。

李萧寒蹙眉将她拉起,认真地望着她道:“我登基第一日便同你说过,我李萧寒今生今世只你林月芽一人,不要说三年,便是三十年,三百年,三千年,也只你一人。”

“都什么年纪了,你怎么还说这样的话。”

李萧寒深吸一口气,再度从她眼前消失。

林月芽蹭地一下坐起神来,难以置信地望着李萧寒道:“这如何行呢?”

一旁的老爷爷手中拿着一把十分儒雅贵气的折扇,上面是一首君子之风的诗文。

他凝眸望着她,就好像在看一样稀世珍宝,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再次开口:“月芽,下一世还做我的月芽可好?”

“说了不许这样!”林月芽瞪他的眸子闪着晶莹。

林月芽再次睁眼时,

许久之后,李萧寒俯在她肩头,气息粗重地问出声来,“公主可觉得满意?”

话音落下,李萧寒便从林月芽的视线里消失,片刻之后,在林月芽不住求饶的声音中,他再次出现,“娘娘满意了么?”

林月芽娇红的小脸也不住地喘着气,她顿了片刻,才慢慢出声,“嗯,挺满意的。”

“三年一选,明年开春便到了选绣女的日子……”林月芽不情不愿地道。

林月芽还未来及反应,那张粗糙的大掌便自如的撩开了裙摆。

林月芽怔怔地回望着他,许久后,她唇畔两侧露出一双浅浅的梨涡。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