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9:80年代记忆之中国7大超级工程
底色 字色 字号

外传9:80年代记忆之中国7大超级工程

    世纪80年代中国的7大超级工程

    一、中国西南人口迁移工程(1970~1988)

    在王朝时代,中国人口在长期和平时期不断繁衍,遍布整个中国的传统行政区域——尽管有一部分土地其实并不完全适合农耕。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根据1953年全国第一次人口普查的统计,中国6亿人口中有1.5亿生活在耕地匮乏的西南山区。人均耕地不足阻碍了农村的现代化和农民收入的提高,即便在1974年中国将粮食收购价格一次性上涨50%,对于人均耕地不足1.5亩的地区来说,农民收入的增长值仍微乎其微。

    中国高层在60年代就意识到了中国人口按照自然经济式分布带来的问题,从1970年起中国正式启动人口迁移工程,这在中国的某些地区又被称作“易地扶贫”。迁移主要针对贵州、云南、四川西部、湖南西部、广西西北及广东北部地区,此外福建省在该时间段内也实施了省内人口从山区向沿海集中的工程。

    由于中国传统乡土习惯以及农耕文化的影响,人口迁移工程在初期曾遇到过相当大的阻力,尽管迁入地准备了完善的生活和就业条件,移民在新居住地可获得十倍甚至几十倍于过去的收入,但仍有部分农民不愿意搬走。至1980年后,人口迁移工程的正面效果才依口碑获得山区农村的认可,此后工程进入了加速实施的阶段。

    从1970年启动人口迁移工程至1988年,中国一共从山区迁出了1.1亿人口,其中约6000万移居至沿海或沿江(指长江中下游和珠三角地区),约5000万移居至本省的中心城市。在18年间,中国上百座城市的规模急速发展,此外在沿海和沿江地区新建了56座中型城市。城市建设工程的急速扩展也使得中国在这期间钢铁和水泥产量跃居世界第一,至1988年人口迁移工程结束时,中国的钢年铁产量已达美国钢铁年产量的3倍,相当于世界钢铁产量第二名到第五名国家的总和。

    人口迁移工程长期占据中国政府年度财政开支的20%,但工程的效的益远远大于其付出的代价。整个工程相当于中国完成了1.1亿农村人口的城市化,向制造业和服务业输送了5000~6000万劳动力,这为中国制造业总产值在1991年超过美国奠定了基础。

    二、中国高速铁路工程(1987)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的高速铁路工程是人口迁移工程的配套:中国人口的跨区域流动持续活跃;迁移之后的居民假期“返乡旅游”会持续热度。铁路是综合成本最低的人口大规模区域流动工具,因而中国从70年代起寻求引进日本和西欧的高速铁路技术方案,并在国内完成了全套的产业链复制。

    1983年,北京-天津高速铁路开工,1987年投入正式运行,在198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京津高铁成为运动员、观众往返于北京和天津之间的主要交通工具。同样在1983年开工建设的还有北京-沈阳、北京-上海、北京-武汉-广州高铁,这三条高铁依次在1988、1989和1990年全部开通。中国高速铁路在短短三年间从零起步,到80年代结束时中国高铁的通车里程已居于世界第一。

    中国的高速铁路采用高速轮轨方案,列车运行速度为300公里/小时,略低于日本新干线,但得益于高标准的线路建设,中国高铁的运行极其平稳。为了建成高标准的路基,中国进行了规模巨大的高铁基建工程,其中包括新建两座新的长江大桥和两座黄河大桥。

    八十年代建成的4条高铁并不是中国高铁建设的巅峰,而只是个开始。在整个90年代,中国持续新建高铁线路,至21世纪形成了四纵四横的高铁运行网络,至今仍在不断扩展。至2010年,中国高铁总通车里程已达到3.5万公里,超过世界其他国家高铁通车里程总和。

    由于中国高铁规模巨大,因而高铁设备及车辆的批产量大,平均制造成本占有明显优势,因而从2003年开始,中国开始对外输出高铁设备。在高铁技术方面,中国高铁的运行速度也在90年代后期提高到350公里/小时,并依据不同的地形和不同的运力需求,设置了从250到350时速的三档规格。

    三、三峡工程(1988)

    七十年代,中国建设了第一个截流长江的水利工程——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葛洲坝工程实际上是中国对长江水利建设工程的一次技术尝试,中国的最终目的是在三峡地区截流长江,建设一个兼顾发电、防洪、灌溉等功能的巨型水电站。

    1975年,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建成,与此同时,三峡工程的前期勘探和论证也已进入尾声。1977年,三峡工程获得全国人大正式批准,1978年正式启动建设。

    三峡工程位于湖北宜昌夷陵区三斗坪镇,水库动态移民最终达113万,是世界上水库移民最多、工作也最为艰巨的移民建设工程。但此时中国正在进行的人口迁移工程也为三峡工程的库区移民创造了良好条件,因而移民规模虽然很大,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