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我有一个朋友想问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二十章,我有一个朋友想问你

    穿越到这个民国的世界,唐华其实并不经常捉弄人。不过这次他确实给周璇挖了一个坑。

    因为唐华就是想看看周旋翻车是什么样子。

    《追梦人》的词曲都是罗大佑作的,第一版歌词应是在追忆罗大佑经历过的一个女人,第二版加上了4句话,证实她就是三毛。

    这首歌的歌词是从一个男性的视角去叙述一些事情,让女声来演唱,这本是7、80年代才兴起的风格,这个时代并不多。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是一首女中音的曲子,曲调略显低沉,而周旋有金嗓子之称,平常声线很高,嗓音也比较细。

    她来唱《追梦人》,那可就难了。

    至于会不会把周旋惹毛……她跟我又没关系,管这作甚!

    唐华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看周旋静静地看完了曲谱和歌词,然后说道:“这首曲子,是我前些日子在想念一个人,但她和我应该是永远见不到了。这就是我的情怀。……其实每个人,在他的生命中总会有那么一刹那,有过这样的情怀。思念一个人。”

    唐华说完,用吉他再把《追梦人》从前奏开始完整弹了一遍。

    “悠扬空灵,直入心魄。”冯经理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评论,“曲调看似平实无华、但好像总能渗透到你的内心……而且余韵在心里不断地打转,停留很久。”

    “周小姐,那我们就在这里试唱一下好吧?”见周璇看曲谱到第二遍的时候,嘴上有点小声哼曲调,唐华于是提议。

    “好的。”

    见周璇要在这里试唱新歌,草地上的沙龙成员、交大学生爆发出欢呼。唐华赶紧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唐华停下了手中的吉他。

    “周小姐,我们再来梳理一下。论语·子罕里面有一句话: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有一天,孔子来到河边,看着河水翻滚向前,一去不返,于是他感叹道,时光就像这河水一样流去,日夜不停。河水奔流,花开木落,四时变迁,便是往一年即去一年。天地如此,生在天地间的人,亦不例外。我写这首《追梦人》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其实就是时光流逝,一去不复返,有这样的情绪在里头,你能理解吗?”

    周璇点点头。

    “这首歌我的第二个情绪,就是故人和故事。华年已去,别梦悠悠,往事如落花逐水流。晨钟暮鼓,故人依旧……是在写时间与人的纠缠。你有没有感觉到,一些曾经你熟悉的人,你再也不会见到,但记忆却不会沉默,当想起的时候,就牵动了你和他共同的过去?”

    周璇点点头:“我明白了。”

    闭上眼睛,周璇在慢慢酝酿,找唐华说的那种感情。一会儿她睁眼示意可以开始了。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第一句唱出,唐华是吃了一惊。

    这味道完全对了啊!

    就是那种深情但又淡然;满含回忆,感慨岁月无情的感慨,但也有对未来的憧憬。

    “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如果说演唱风格的话,周璇唱得不像凤飞飞,更接近高胜美一些。

    刚才周璇应该是想到了自己的第一段婚姻,想到了自己初次进入演艺圈,甚至想到了自己的少年时光。

    唱完一段,唐华也不得不称赞:“周小姐,唱得非常好!这就是我要的感觉。”

    竟然没有翻车,金嗓子就是金嗓子。既然这样,那就陪到底吧……

    “周小姐,这一句我想应该是这样处理比较好‘谁在宿命里安排’”

    “秋来春去红尘中谁在宿命里安排”

    “对对,还有这一句,其实我觉得应当音更重一点‘青春无悔不死’”

    “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

    边调整边唱一遍,唐华觉得自己坐得太久了。

    “在小凳子坐这么久,我腿都有点麻了。不如这样周小姐,我拿上吉他,在校园里边走边弹边唱。”

    “好的,唐先生。”

    周璇回答。

    唐华把吉他用背带斜挂在身前,身穿旗袍的周璇小步跟在唐华斜后,两人就在上海交大的校园一角漫步。带着些凉意的晚风在身边吹拂,夕阳即将落下,金色的余晖洒在草地上,楼亭间,透过树杈将斑驳的光线照在唐华和周璇身上。唐华和周璇走一段路,唱一段,有时候是周璇唱,有时候唐华也用自己的声音合唱一小段。

    周璇在一颗梧桐树下停住脚步,两滴泪珠缓缓从眼角流下。

    唐华转头发现周旋在哭泣,放下吉他,掏出手帕递给周璇,回头用眼神示意远远跟在后面的郭丰年,然后用手指着在拍照的两名“狗仔队”。

    郭丰年冲过去把记者撵走。

    唐华站在周璇面前,静静看着她精致的脸庞。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