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杂志被404了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五章,杂志被404了

    生完气之后,常凯申打开日记本,絮絮叨叨地写下了一篇长长的日记。

    “近日,马歇尔等军事三人小组视察华北归來,尤其马氏在延安与朱毛会晤之后,彼对朱毛之阴谋,似有略进一层之认识。余告其在今后18个月内,共军未统编完成以前,如果万一中、俄发生军事冲突,或俄国对中、美作战时,共军必效忠苏俄,听从俄共之命而向我攻击。马氏对此亦不能加以否认也。”

    “当直告以非先改变马歇尔对朱毛之态度与方针,决不能达成调解之目的;唯有美方坚持积极协助我果脯之政策,方能达成消极‘容共’之目的。若仍采取过去怀柔与妥协之方针,则将贻误大计,必至根本失败而后已。”

    “近日东北我军推进至沈阳,前线先言毙敌数万,而后一周,又低调送来战报检讨,承认在沈阳附近有两处战败,皆为我美械部队被东北共军强攻,一处失陷,一处惨胜。战报又云,此两战共军均有十五生地重炮参战,数量不弱于我军,因而不能抵挡。此苏俄援助东北共军之铁证也。然虽有苏俄援助,此次沈阳攻势受阻,乃至提前结束会战,吾甚失望。一则为我军枪炮弹药均为美械,补充困难,此次马歇尔调停又阻止我从后方输送弹药至前线,纯误我也。二则我军虽有装备却无章法,虽有大军却无情报,虽有情报却无分析,以至事倍功半。”

    “东北行营对共军动向竟然一无所知,吾在重庆阅一月前出版之杂志,其主笔就已明言东北将有战事,其言中者十之八九,可衬托我行营、参谋部之愚蠢,看战报而气结也。”

    1946年3月7日。

    唐华在广东和香港折腾了一圈,坐船回到上海。孙石和刘华岗在码头迎接,看面色似乎有些心事。

    上车坐好,刘华岗沉吟了一下,说道:“接到上峰的通知,《世界军事画报》暂时停刊了。”

    唐华转头“嗯”了一声,“什么?这……有点快吧?”

    “司马秘书知道你今天回来,说见到你以后我们几个马上见一面。”刘华岗接着说。

    “那现在就去司马勉群那儿。”唐华说。

    在司马勉群的办公室,四人碰面。

    “我这边得到的线报。东北,沈阳的会战过后,常委员长看了战报,很不满,召集军委会,国防部和参谋部的几个头头,把他们训了一顿,”司马勉群说,“委员长刚好可能之前看过《世界军事画报》,训人的时候好几次拿你的文章训他们,说你们这些党国栋梁,天天不知道在想什么,战术不研究,战略不研究,共军情报不研究,一无所知,还不如一个杂志主笔写的文章有用。”

    四人陷入沉默。这就是杂志被404的原因?

    “司马秘书,这么说……我猜一下,委员长倒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被委员长训的那几位,被一顿臭骂回来之后,就把我们整一顿解气?”唐华说。

    “正是这样。”

    “那是哪个整的我们?陈诚?徐永昌?白崇禧?”

    “我听到的消息是陈诚。”司马勉群接着说,“此事倒也没一锤定音,说起来也算是他们公报私仇,而且,现在委员长也不知道此事……”

    “既然这样,就暂时先停刊吧。”唐华打断司马勉群的话。“刘主编,第三期杂志是不是已经印出来了?”

    “是的,在上海已经开始铺货了,他们毕竟也没敢动用中统和军统,所以不可能一本一本查抄回来。现在就是不让做下一期了。”

    “好。”唐华说,“刘主编,你用太担心,杂志不出了,但编辑部的工资照发。司马秘书,我有个事想求你知会一下李公。”

    “我知道李公有办法能网开一面让杂志重新开张,不过我正好有个计划,要占用两三个月的时间,杂志停刊几期正好。”唐华说,“民促上次会议中也提到了,要与zg保持联络,密切交流,李公在重庆与周公有一些接触,但我们还应当去延安接触更多的zg高层,而我个人来说,也想去延安看看。所以,希望能以民促的名义,让我作为民促的代表,前往延安参观考察。”

    “此想法很好,我回去就与李公报告,”司马勉群说,“问题应该不大。”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这句话唐华没有说出口,而是在心底暗暗说的。

    唐华决定小小地动用一下民促和李济琛的关系。

    “请讲。”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