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华润(上)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二章,华润(上)

    1946年2月25日,民促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

    唐华记忆中民促的第一次大会是3月份召开的,但现在或许是前期的筹备意外的顺利,比历史上稍微提前了一点。这就有点微妙了,原先唐华打算只是和民促中的一部分大佬混个脸熟,在第一次全国大会之前悄悄溜号。结果现在提前召开,而他预定的是2月27日去香港的船票,所以就被蔡廷锴拉了一起开会。

    在某位大佬的寓所的大厅,二十多个人围坐在一起,开始逐项商议成立事宜。唐华作为小透明后辈,自然是坐在外围,客串书记员。

    “民促的行动纲领经何香凝先生审阅,已经初步成型,现拿出来供在座诸位审阅,”李章达翻开行动纲领文件,“第一条,本会以实现革命的三民主义,建立独立、自由、民主、幸福的新中国,为行动之最高标准……”

    “第二条,本会主张国内各民族精诚团结,一律平等,并有自治自决之权利。”

    “第三条,本会主张对外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与国),共同奠定世界永久和平……”

    行动纲领共11条,念完之后由在座代表进行讨论。李济琛、蔡廷锴是参会的一二号人物,在座的其他代表:张文、秦元邦、叶此生、谭冬青、司马勉群、余文森、陈少泉等人,都先把目光投向蔡李二人。

    “民促的纲领之现实要务,也是核心,是反对果党专政,”李济琛说,“虽然现在是由果党一党占据政治舞台,虽然我们现在也是果党中的一员,但我们反对常凯申的纲领,也反对他以训政为名实施的统治,这不是因为我们现在在果党内部是在野派,而是中国的政治本应如此……”

    唐华在会厅坐得笔直,装作认真聆听状,但心思却不这上头了。他的目光几经扫描,最后投向了在前三排坐着的秦元邦。

    秦元邦曾参加过五四运动、参加过北伐、参加过南昌起义,后所在部队被打散,后专注于学术,现在是中山大学、东吴大学的教授,广东文化大学的校长。不过唐华还知道秦元邦的另一重身份,他其实是老资格的地下党员,此次参加民促成立大会,也是党组织交给他的任务,让他协助蔡、李等人建立民促的基本组织,让民促尽快开始运转起来。

    “秦先生,”休会的时候,唐华凑了过去自我介绍,“后辈唐华,《世界军事画报》总编,蔡公的同乡。”

    “啊,你好,”秦元邦跟唐华握手,“我听蔡公说起过你,后生可畏啊。”

    唐华笑道:“不敢当不敢当。后辈在此旁听做执笔书记,但后天就定好了到香港的船票。去香港是为了家中产业……准备在香港开展业务。我想在香港见一个人,希望秦先生可以预先做个介绍,以免见面的时候太唐突。”

    “哦,是去见谁?”

    “杨琳,也叫杨廉安,还有个名字叫秦邦礼。”唐华说。

    秦元邦神色一变,警惕地注视着唐华。

    “我有意在香港做一些产业,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和联和行一起做,两公司合作经营也好。如果贵党不嫌弃的话,我入股联和行,一个公司,大家一起做也可以。”

    秦邦礼,江苏无锡人,是秦邦宪的胞弟。秦邦宪其实在中学教科书里出现的时候,用的是他的化名:博古。

    当然,与沉醉于马列理论的他哥哥相比,秦邦礼的个人技能科技树偏向了另一个方面:经商。1931年,秦邦礼入党之后就负责在汕头开店,解决地下组织的活动经费问题。1938年,秦邦礼受主任钱之光派遣,赴香港创办联和行。这个贸易公司生意做得相当红火,除了供应地下组织的经费,还多次采购药品和紧缺物资,一路运送到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地盘。

    秦元邦当然知道联和行的存在,但是面对唐华,他真是有些头疼。这个23岁的年轻后生一上来就丢一个重磅炸弹,接着又是一个重磅炸弹:首先唐华怎么知道自己是地下党的?其次,唐华怎么知道联和行背后的事的?

    “唐公子……”秦元邦揉揉脑门,“此事该从何说起呢?”

    “不用说,不用说,你我都明白。”唐华咧嘴笑,露出两排大白牙,“贵党有联和行这个钱袋子,真的很好,民促即将成立,今后组织的经费也需源源不断供应,虽然蔡公和李公颇有家资,但一直让他们用家财来接济党务运作,不合适,也接济不起。所以我想学贵党的运作模式,先有一个钱袋子,之后好做事。”

    听了唐华的这番解释,秦元邦觉得很合理,但是还是觉得很匪夷所思,“既然唐公子对我们这么熟悉,那么也应该知道,联和行……如果是你说的那样,那么它的直属领导肯定在分局甚至延安,反正管这个联和行的,肯定不是我这样的人啦。”

    “哦,秦先生,我并非是让你写一封介绍信,那样也不安全对吧,”唐华说,“可否……给我一张您的名贴?名片就足够了。”

    “给。”秦元邦马上掏出了一张名帖。“好吧,我再写一些字。”

    秦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