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吃甜粽子的都不是好人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一章,吃甜粽子的都不是好人

    1946年2月。

    虽然生活在民国,但唐华并没有打算在父亲逝世守孝三年,甚至三个月也不想守。1月28日,过了头七,唐华就开始出来活动,和范绍增谋划《川军本色》电影的拍摄,两人聊得投机,甚至差点结拜兄弟。

    不过,在敲定电影的主要事宜后,唐华就将余下事情交给了民华影片公司的导演和剧组,他则和孙石、两个佣人一起,坐船回了广州。

    唐华-唐熊的祖籍都是广东,这也是为什么老巡能和蔡廷锴李济琛走到一起的重要原因。当然,按老巡所说,在庚子年前后,唐熊的父辈就离开广州到上海发展,现在在广州既无祖宅也无田产,只有几个很远的远房亲戚。

    唐华这次去广州,主要不是回家过年,而是蔡廷锴邀请,民促的主要成员应该聚会准备召开代表大会事宜了。

    唐华抵达广州的时候,蔡廷锴已从香港回到了广州,接着,民促一系的其他大佬也陆续回到了广东。听说唐华住在饭店,蔡廷锴干脆邀请唐华到蔡的老家罗定过年。

    “唐公子归国也有一段时间,家中各事应该也安顿下来了,不知今后有何打算?”在罗定蔡廷锴的老宅,蔡廷锴这样问唐华。

    “父亲刚刚离世,可能还需在家中呆一段时间。而且,我学之所长是军事工业和军事装备,但现在抗战刚刚胜利,全国局势尚未平静,想出来做事也施展不开。”

    “唐公子是弗吉尼亚军事学院的高材生,我听温应星说了,你毕业成绩中国学生排第一名,全届第9。不如我在国军系统给你安个职?你刚才也看见我侄子区寿年了,回乡探亲,难得聚面,以你的资历,进去就是少校营长或者参谋,而且半年之内就会晋升。孙立人,也是你们弗吉尼亚军事学院的校友,现在是全美械军的中将军长!”

    唐华尴尬笑笑。两天前确实与前来拜访的区寿年见了一面。抗战时区寿年与常凯申不对付,一度被挂闲职雪藏,但抗战结束后,常公似乎是要重新启用区寿年,小道消息是他已经内定第六绥靖区副司令官了,实打实的兵权在手+地方大员。见区寿年的时候蔡廷锴也在场,蔡廷锴没有向区寿年说出他准备筹办民促的完整计划,只是隐晦地问区寿年是否有意参与自己的社团活动。区寿年对蔡说:“我与你不同,你是名人,我是带兵的,不懂搞政治,帮不上忙。不如我留在军队,你随时调遣我,这样我还可以掌握住一支部队来帮你。”

    就这样,不搞政治的区寿年就稀里糊涂的投入了蒋系阵营的外围,常凯申指哪他打哪。最后1948年6月,在豫东战役中,他阵地被突破,全军被包围,区寿年在突围的时候因坦克故障被俘。被俘的时候,区寿年觉得对面好多将领是自己熟人,跳出坦克还潇洒地对俘虏他的我军战士说:“带我去见粟裕。”结果被不认识他的战士一顿暴打。区寿年大喊:“我是区寿年!我真认识粟裕!叶挺被软禁的时候我还和他在一起呢!”战士遂搜身,结果他身上真有粟裕的东西——一张果脯印发的粟裕的悬赏通缉令。于是,这位国军中将,区楚良的爷爷,因为说错话,又被战士们一顿暴打。

    唐华笑完,想了想,回答蔡廷锴:“弗吉尼亚军事学院的课程,是先让学员学通一门工科的大学本科课程,拿到工科的大学学位后,再进行基本军事技能和军事指挥才能的养成。小生在弗吉尼亚拿的是电机工程的学位证书,另外还辅修了一个军事科技史的第二专业,……在这里斗胆说句,我的工科学术还是颇为扎实,国内没几个同龄人能比得上我,本身也是立志做军事工业,振兴我国国防和我国工业的,对于军事指挥和作战方面,实在是涉猎不多,也不打算往此方向发展。”

    “常凯申哪有什么兴趣搞军事工业呀,”蔡廷锴说,“缺什么他就去买好了,买国外的武器装备,他宋夫人还能捞不少,自己造武器,他怎么挣钱那?”

    “所以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以后吧,常凯申常公也不会一直在台上对不?”

    蔡廷锴见唐华无意从军,只好转而说其他的,唐华也口头答应了,果脯还都南京之后,会找个时机出仕,在工业或者交通部门发展。

    ……

    进入农历新年,正月初五。

    广州街头。

    蔡廷锴动身从罗定老家去了广州,因为此时李章达已经到了广州,李济琛、谭冬青则会在几天之后抵达。在等人聚齐的这几天,蔡廷锴干脆微服在广州街头逛逛,唐华也乐得当个跟随的晚辈。

    “来,这家店还在,我记得开了二十多年了,”蔡廷锴招呼随行的唐华、李章达等人。

    “北伐前我逛广州城,这家饭馆就在了。”蔡廷锴坐下继续说,“去年孙立人从缅甸回来,先驻扎的广州。不是我故意说,他的新一军可能打仗有点水平,但是军纪真差,广州老百姓都叫他新日军。这家饭馆能开这么多年,去年新一军祸害广州店老板也撑过来了,真不容易。”

    蔡廷锴、李章达、唐华、孙石在小饭馆坐下,一会儿店家给每人上了一个大号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