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重庆的读者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十章,重庆的读者

    重庆,曾家岩50号“周公馆”。

    1月27日的深夜,周副主席还在案头奋笔疾书。

    在马歇尔的斡旋下,国共新的停战协定签署。停战协议签署的当天,重庆召开了政治协商会议,也就是后来说的旧政协。这次政协会议代表一共38人,其中果党8人,gc党7人,民盟代表9人,青年党代表5人,社会贤达9人。果党和青年党其实是一路的,所以政协会议上,果党的声音最大。为了抵制果党的阴谋,周副主席每天都与民盟和社会贤达——也就是中间派别的政协成员深谈,另还要与果党大员面谈,尤其是并非常凯申死党嫡系的果党大员,周副主席每隔几天都会拜访一个,甚至曾亲自上门与陈立夫陈果夫面谈。此外,还要定期与马歇尔互相通报和磋商,与英国、苏联方面磋商,观察国统区民情和社会情况,特科和各城工委的指挥和运筹,还要作为中央军委成员,参与统筹指挥解放区的武装,讨论决定正在受到的蚕食和小规模驳火的解放区是否进行反击……

    最后一封声明写完,时间已是晚上10点。周副主席放下笔,可还没到休息的时候。他转身拿起了一大叠报刊,这些都是国统区出版的各大报纸杂志,有重庆的,也有上海、南京的。

    要了解国统区的民情和社会情况,除了通过果党和地下组织提供信息,报纸杂志也是重要的渠道。报纸上刊登的消息其实传播速度很快,而且原汁原味,从中可以看到很多国统区一线城市的民情民生。

    周副主席拿起《中央日报》,打开头版头条凝神静读,几分钟之内就读完全部内容,然后翻了翻二三四版,放到一边。

    《新民日报》,照样是快速细读头版头条,之后翻阅其他内容。

    接着看《中国儿童新报》,头版的无厘头内容让周副主席微微一笑,但还是看完了全文。

    ……

    杂志,这一叠放最上面的第一本,封面周副主席一看就很熟悉。

    “唐熊,可惜喽。”

    《世界军事画报》翻开的第一页是目录,上面赫然写着:

    董事长:唐华

    总编:唐华

    执行主编:刘华岗

    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01期

    出版时间:民国三十五年1月1日

    “是唐熊的儿子。看来是子承父业了。”

    周副主席翻开第一篇文章,依旧是凝神静静地。

    读着读着,周副主席的速度越来越慢。

    不知不觉看完第一遍,周副主席翻了页,但马上又翻回来,开始看第二遍。

    第二遍读完,周副主席轻轻皱眉头,似乎在思考些什么。接着,周副主席站起来,到书柜里寻找,一会儿拿出了两本杂志,是《世界军事画报》,1944年和1945年的各一本。

    两本杂志摊开在书案,都翻到第一页的开篇文章。周副主席把三篇文章又都看了一遍。

    “果然不是唐熊的遗稿。是这个唐华自己写的!”

    周副主席起身,推开门出去了。走过小廊,在一扇门前敲了敲。

    “若飞?还没睡吧?我是恩来。”周副主席说。“还有个事情我想找你商议一下,是一篇文章。”

    ……

    在周副主席的办公室,王若飞看完《世界军事画报》的开篇文章,到走廊抽了支烟,然后迅即返回。

    “郝鹏举战场起义的事情,我上周在简报里看到过,”周副主席说,“现在有更详细的消息吗?”

    “山东方面将详细过程整理出来上报了,昨天刚刚发到办公室,”王若飞说,“12月中旬,徐州绥靖公署顾祝同派大军北犯我解放区,兵分三路,郝鹏举的新编第6路军被安排在了最易受到我军攻击的右路,担任前锋。正面是我新四军3个纵队、鲁南8师、滨海9师,郝鹏举正面有五万我军部队,后面还有中央军督战。郝鹏举觉察到了这是顾祝同在借刀杀人消灭杂牌,所以作战行动一开始就消极待命,同时积极与我方联络。1月9日,郝鹏举部两万多人战场起义加入我军。1月19日,郝鹏举的部队转移完成,他本人发通电,宣布退出内战。随着郝鹏举的起义,顾祝同的三路进攻计划也宣告破产。”

    周副主席用手指指桌上的杂志,“这本1946年第一期,是1月1日出版的,这篇稿子写的时间应该是12月20日到25日。顾祝同三路进犯的作战计划是12月初制定的,12月中旬开始调动部队。但是12月28号,我们的组织传递到我这里的情报,并没有唐华的文章写的这么详细。你看,这一段话:三线进攻,我们的情报并不确认顾祝同会分几路进攻。而且唐华还很肯定地说,郝鹏举会被当炮灰,要么被歼灭,要么……唐华这显然也是估计要么郝鹏举起义,他只是没有明说。”

    “这个唐华很厉害,他从哪搞来的情报呢?”王若飞说。

    “以前唐熊做这个杂志的时候,”周副主席说,“我也是每期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