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成为娇惯皇子后(7)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七章:成为娇惯皇子后(7)

    “快拿出来给本小侯爷看看,什么东西这么宝贵啊,不会是写给哪位小美人的情书吧。”小侯爷嚣张跋扈,说话的语气也是带着轻蔑,他看不起沈雁州和他一家。

    沈雁州脸色变了变,攥得更紧了,自己手里的是七殿下写的字,昨天从谈谨色桌子上被风吹散的宣纸,有一张落到了他的桌子下。

    放学的时候没看清以为是自己的,就放进包里去了,回家后才发现是谈谨色的。

    这是太傅布置的作业,要是上课的时候交不上会被戒尺打手掌,想了很久决定进宫还给他。

    但沈雁州愣是没想到麻烦又找上了他。

    “这是七殿下的宣纸,我不能给你,希望小侯爷见谅。”沈雁州低着头,弱小又卑微。

    小侯爷闻言哈哈大笑:“沈雁州你框谁呢?还七殿下,你脑袋是被驴踢了吧。”

    赤裸裸的侮辱让沈雁州脸色越来越难看,小侯爷见他倔的很,让人一脚将他踹到了地上。

    “嘶……”小腿上传来刺痛的感觉,让沈雁州皱起了眉来,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整个人狼狈不堪。

    “我看你要硬到什么时候,快把他手扒开,看看到底是拿了什么东西!”

    “别碰我!滚开。”

    沈雁州还没站稳就被人架起来,他咬着唇瓣,俊美的脸庞上浮上了一层阴霾,他拼命的挣扎着,在几人的推搡中,沈雁州被推下了水。

    而谈谨色瞳孔微缩,几乎是想都没想的就跑过来跟着跳了下去。

    那小侯爷愣是没想到谈谨色竟然来了,吓得脸都白了,赶紧让身边的人都闭紧嘴。

    “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是七殿下和沈雁州发生了口角,两人都掉了进去。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听到了吗!”他咽了一口唾液,手有些哆嗦。

    谈谨色会水,沈雁州却不会,天气早已入冬,湖水冰冷到心寒,他看着不断往下沉浸的世子,赶紧用力将他抓进了怀里。

    谈谨色自然也是冻的有些使不上力气来,这湖水似乎要将他的血管冻住一样,他蹙着眉咬紧牙关硬生生将昏过去的沈雁州拖上水面。

    谈谨色早已没有了力气,最后抓了一下沈雁州的袖子就重新跌进了湖水里。

    小侯爷见谈谨色竟然没上来,早就害怕的心里扑通直跳,踹了侍从一脚:“愣着做什么啊,还不快喊人!”

    “哦哦,是是是。”

    “来人啊!快来人啊!七殿下落水了。”

    “七殿下落水了!”

    “快来人啊!”

    这一声声的大喊倒是把宫女太监都引了过来,赶紧下水救人。

    可还没等他们看见人,全身湿透,脸色被冻的惨白,被水呛昏的谈谨色被人抱了出来。

    墨斛面色冰冷:“喊太医。”

    一群发愣的宫人才反应过来,跑去喊太医去了,而众人也发现了同样落水被拖上来的柳世子,两人都昏迷不醒。

    这也更是惊动了皇上和太后,都焦急担心的不行,来看望谈谨色。

    许是谈谨色的体质要好些,暖过身子来后,很快就苏醒了,可沈雁州就没那么好了,他本来就病弱,咳嗦也还没好,这下直接发起了高烧。

    谈谨色还有些浑浑噩噩,尽管身边放着两三个汤婆子,还是感觉冷的很。

    皇上心疼的安慰了几句,让宫人好生照顾着点,他毕竟还有事要忙,只能先行离去。

    而沈雁州的父亲听到消息后也匆忙赶进了宫里去。

    他们也不知道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个孩子怎么就无缘无故落水了呢。

    沈王爷一直都知道七殿下总是欺负沈雁州,但奈何他地位身份高贵,平时在皇上面前又是装的一副乖巧模样。

    他叹了口气,觉得定是两人起了什么争执才落水的。

    其实不只是沈王爷,就连一些宫人都认为是谈谨色先动的手。

    可怜正在睡觉的七殿下被一群人扣了屎盆子,真的是躺着也中枪,做好事也被怀疑。

    恐怕相信谈谨色的就只有墨斛了,因为他亲眼目睹了他为沈雁州打抱不平,替他解了围,在马场上也因为沈雁州骑的马驹被下毒药而生气。

    自然是不会推他下水。

    墨斛觉得,谈谨色心里早已把沈雁州当成自己的人了吧。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